共享太空舱年利润可超百万 消防难过关

时间:2019-05-10 18:19       来源: 全球电商网 www.qqdians.com

共享太空舱年利润可超百万 消防难过关

7月27日上午,中关村创业公社的享睡空间已被清空。新京报记者 陈维城 摄

共享太空舱年利润可超百万 消防难过关

  7月12日中午,一位用户准备进入舱内休息。新京报记者 朱骏 摄

共享太空舱年利润可超百万 消防难过关

7月27日中午,银河SOHO A座的享睡空间店门紧闭。门上贴着“享睡产品开发中心”几个字。新京报记者 陈维城 摄

  7月21日,北京“享睡空间”共享睡眠太空舱在运营一个多月后停业拆除,曾因无人管理、扫码入住和太空舱型的住宿方式吸引不少眼球的“共享睡眠”就这样成为了最短命的“共享经济”业态。

 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,虽然采取“共享经济”模式,但从监管角度来说,“享睡空间”仍属于旅馆业。目前,采取太空舱床位形式营业的“太空舱酒店”在全国多地运营,因成本低、面积需求小,单房收入高等优势,太空舱的商业模式经受住了市场的考验。但人数密集的太空舱住宿方式想要正规化经营,还需要拿到消防和特行的相关许可证,不少太空舱“地下经营”。

  电源负荷、消防隐患、缺乏身份登记,这都使得共享睡眠舱显得不那么安全。

  “太空舱酒店作为经济型酒店中的一种,是住宿业的一种形态,可以满足特定顾客的需求。但是,其建设、管理和服务必须符合住宿业在规划选址、设计、消防、安全、卫生等要求,同时运营中的税收应符合商业要求,国家应制定相应标准来加以规范。”北京第二外语学院酒店管理学院院长谷慧敏教授表示。

  “共享睡眠舱”被拆

  7月31日,享睡空间负责人代建功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目前“享睡空间”的太空舱已经“听主管部门的意见全部召回了。”

  代建功称,“至于以后产品怎么放,采取什么模式,还需要等公司研发部门的评估,听取主管部门的意见和建议也需要时间,具体需要多久还没有评估出来。”

  落地玻璃门背后是6座充满科技感的“太空舱”:白色的舱体,紫色的灯光让这里相比传统的酒店更具现代气息,代替酒店“前台”的是两把椅子和一个小圆桌,只要扫码“太空舱”门前的二维码,即可入住。

  这是银河SOHO A座三楼的“享睡空间”刚刚开始运营时的样子。5月4日安装,之后开始试运营的“享睡空间”吸引了许多人前来体验。“舱位里内置灯光系统、排风系统、充电插头,还有门的开关,入住时不用登记,‘退房’时只要扫太空舱内的二维码就可以了。”一名入住过“享睡空间”的客人说。

  运营“享睡空间”的是北京享睡科技有限公司,根据工商信息,这家公司注册资本100万元,5月17日注册成立,所属行业为“科技推广和应用服务业”,法定代表人代建功同时也是依依短租的创始人。

  7月21日,新华社记者从北京警方了解到,公安机关针对近期出现的“共享睡眠舱”进行调查发现,其中存在治安和消防等方面的安全隐患,并就此约谈相关企业负责人。太空舱是以计时休息形式提供住宿休息服务的经营场所,符合《北京市旅馆业治安管理规定》第二条规定的旅馆业,应向属地公安机关申请办理旅馆业特种行业许可证,未经许可前不得私自营业。同时,根据消防法等法律规定,“共享床铺”属于宾馆业态,对外经营须通过相应消防行政审批或者备案手续、符合消防安全技术标准。

  根据此前报道,北京警方调查发现,这些太空舱无须登记身份信息即可使用,易被违法犯罪人员利用,藏身落脚;太空舱为封闭式,内部空间狭小,发生火灾后无法及时扑灭逃生,存在治安和消防隐患。

  北京市公安局治安管理部门约谈了代建功,告知其应履行相应法定手续,如未经许可私自经营,将依法予以查处。

  一位享睡科技的员工透露,公司曾尝试为“共享睡眠”办消防和特行许可证,但太空舱的“上下铺”住宿形式不符合有关部门的要求,很难拿到消防许可。而已经拿下的物业如果不采取“上下铺”经营,提高住宿面积利用率,就无法收回成本。

  “比如这次被拆除的一家位于五道口的太空舱,面积约有600平米,一个月租金要6万,太空舱被拆除的直接亏损就有十几万,而那家店的老板想过把太空舱改为普通的大床房继续经营,却发现做普通客房房间过少,成本很难收回,很纠结。”上述人士说。



本文标题:共享太空舱年利润可超百万 消防难过关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qqdians.com/a/renwu/1091.html